久博国际娱乐网站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记忆往昔 >> 记忆珍藏 >> 正文

李永全:父亲的年夜饭

来源:抚顺晚报 2019/2/15 10:16:09  作者:李永全 编辑:李丹  
[导读]:我家每年的年夜饭都是父亲来做,现在想想,那时的年夜饭简单也不简单,简单的是物资贫乏,不简单的是,小平房劈柴烧煤坯,生炉子挑水做饭看火,是个既繁琐费力又耗工夫的事。父亲亲自做年夜饭,可见是家里一个极庄重的事情了。

  我家每年的年夜饭都是父亲来做,现在想想,那时的年夜饭简单也不简单,简单的是物资贫乏,不简单的是,小平房劈柴烧煤坯,生炉子挑水做饭看火,是个既繁琐费力又耗工夫的事。父亲亲自做年夜饭,可见是家里一个极庄重的事情了。

  由于旧社会时家穷,父亲37岁才结婚,以后三两年生一个,共生了5个男孩。我是老二,大哥大我3岁,我却是第一个参加工作的,等我1969年17岁参加工作时,父亲已快60岁了。本来这个年龄就快退休享清福了,可父亲肩上生活的担子更重了,5个儿子,别说穿戴,吃饭就是费心伤神的事情。

  父亲平时工作太累,每天晩上下班,吃完饭不到6点?#36864;?#35273;了,与我们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。他就是利用大年三十的年夜饭,来弥补、体现、表达对孩子们的温情和爱怜。

  父亲先是将大铁锅烧了热水,将锅刷干净,然后重新添上水,将?#23567;?#23004;、花椒、大料、食盐放入锅内,又将冻豆腐块,已?#24080;?#22909;切成块的鲤鱼,及像豆腐样的?#25163;?#32905;块放进去。那时候买肉,专挑肥的,甚至找熟人走后门,家家都缺油,我们家更是如此。如买瘦一些的猪肉,怕是一上桌?#22836;?#21367;残云一扫而光了。

  我们哥?#29238;?#36215;床后,各自到外面去玩,捡人家放鞭时没着火掉下的小鞭,可以一个个扒开倒出黑药,攒在一起包成一个包晚上放?#29677;?#33457;”玩。我们每次进屋,都看见父亲在炉灶前坐在小板凳上,一会掀起锅盖搅一下勺子,一会拿起锅盖尝尝咸淡,这时已是满屋喷香,令人垂涎。房门玻璃上结成厚厚的冰霜全化了,将糊门缝的牛皮纸都浸湿脱落,看着大铁锅咕?#28966;?#22047;地冒着香气,看到母亲难得的眯眯笑,父亲少有的一脸自豪挥动饭勺。我想,过年真好啊,可以放假可以吃肉吃鱼,可以听放鞭炮,尤其是看到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们都松弛高兴的笑容,更加浓郁了节日的气氛。那时我家每年都是贴两副对联?#22270;父?#31119;字,看到醒目的红色,屋里似乎一下亮堂了许多,增添了不少喜气,使我顿感与往日不同,神清气爽,异常兴奋。

  下午三点左右,小弟来喊回家吃饭,我忙忙地跑回家去。小平房是对面大炕,我们哥?#29238;?#20303;一面靠南大炕,因南炕的靠墙没?#20889;?#25143;,南炕一直显黑,冬天就更黑了,父母住?#30475;?#30340;北炕,此时饭桌放在北炕,大铁锅已端在小桌子上,我们7口?#23435;?#24231;一圈,低下头来筷子翻飞,不动声色,谁也顾不上说话,只听碗筷地?#19981;?#22768;,和嘴?#33073;?#40831;地咀嚼动静。那是真香啊,筷子挟起不管是什么肉,一个劲往嘴里填,母亲笑眯眯地瞅着我们,?#25381;姓?#26102;她的内心里最髙兴的。一直到筷子的动作渐渐缓慢下来,父亲才有机会显示自己的功绩,给我们?#29627;?#20063;是说给母亲听,如何的掌握火候、时间,如何用调料,何时下粉条,并?#30340;?#22920;就是舍不得用调料,母亲只是看着我们抿嘴笑。

  经父亲一?#25285;?#25105;扪才开始注意父亲的辛劳?#26194;?#30495;是:冻豆腐有的包着鱼肉,有的包着猪肉,鱼肉中夹着猪肉,已成团在一起,分不清是猪肉、鱼肉、冻豆腐,也吃不出肥腻,就是好吃,大肥肉块都是那祥的香,我们清楚地知道,过了年再吃肉,就得等下一个年三十了。我们开始吃时都狼吞虎咽,分不出个数,后来就?#27599;?#23376;一点点剔出肥肉,专挑一星点的瘦肉豆腐粉条和鱼肉吃,最后,汤里只漂着些许白花花的肥肉片,?#36864;?#31881;条,哥?#29238;?#20320;看我,我看你,筷子在锅里?#19968;?#25289;,是实在也吃不下去了。

  这时候,父亲非常高兴,有兴致给我们讲《三国演义》?#31471;?#21776;演义》,讲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?#24179;?#23627;,“穷在闹市无?#23435;剩?#23500;在深山有远亲?#20445;?#35762;“锦上添花人人有,雪里?#21534;?#19990;间无”“在家敬父?#31119;?#20309;必远烧香?#20445;?#35762;曹操的奸诈、关羽的忠义等等,但我们那时并不理解这些都基什么意思。后来知道,父亲旧社会时,曾念过三年私塾,后因家里穷而辍学了。可以说我在父亲那里得到的东西比在小学校里的多。而在每年年夜饭后,是给我们讲这些故事最多的时候。

  为了这个家,父亲挣钱工作到74岁,做年夜饭坚持到78岁,当然随着经济状况的好转,年夜饭做法传统没变,但质量是大大不同了。

  鹤去空影浮幻梦,杳如尘露逝烟云。父亲离世二十几年了,那样的年年夜饭我们再没吃着过,爱人曾尝试着去做几回,到商店买最好的五花肉,最好的农村冻豆腐,最好的胖头鱼,可如何按原来的工序做,也不?#26657;?#20986;不来那个味,更是缺少了那时与父母兄弟,围座在一起吃饭的愉?#30511;那?#21644;气氛。

  现在的经济条件这样好,生活物质是这样的丰富,可每年的三十晚上,我都想起父母亲在世时的年夜饭。同时感到隐隐的歉疚和遗憾,二位老?#23435;?#25105;们?#29238;?#23401;子辛苦劳累了一生,没过几天好日子,要是能赶上现在这个时候多?#29028;牽?#25105;们会在年三十,为他?#20146;?#19968;桌像样的丰?#27426;?#24425;的他们甚至?#29992;?#26377;吃过的年夜饭。而且每天的日子都可以当年三十过。

分享到:

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

久博国际娱乐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