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博国际娱乐网站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记忆往昔 >> 历史探究 >> 正文

契丹建国为什么使用“辽”字 与辽宁有何渊源

来源:辽沈晚报 2019/2/21 9:24:05  作者:张松 编辑:M  
[导读]: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,大小王朝七十余个,没有任何一个王朝的国号,像契丹族建立的“大辽”这般神秘。迄今为止,关于“辽”的解释仍无定论。

“辽”字的契丹小字写法。


刘凤翥先生破解大辽“双国号”之谜。本版照片均由辽沈晚报记者潘恩战摄

??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,大小王朝七十余个,没有任何一个王朝的国号,像契丹族建立的“大辽”这般神秘。迄今为止,关于“辽”的解释仍无定论。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称“辽”为“镔铁?#20445;?#38472;述先生认为“辽”的含义指代草原或沙漠;在冯永谦先生看来,“辽”即“辽阔”之意;学界的一般看法是“辽”可能与“辽水”有关;据新的调查研究,“辽”与如今的辽宁有着千?#23458;蚵频?#20869;在关联……尤为特别的是,刘凤翥先生通过破解已成绝学的契丹文字,发现辽朝使用的居然是“双国号?#20445;?#22865;丹辽或辽契丹。

??金太祖立“金”克“镔铁”

??在《“大金”国号之起源及其释义》一书中,陈学霖先生提到“辽”国号的起源问题,指出“大辽”国号意为镔铁,史料佐证出?#28304;?#37329;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圣谕。

??诠释“大辽”名称之意的金太祖圣谕是这样说的:“上曰:‘辽以镔铁为号,取其坚也。镔铁虽坚,终亦变坏,惟金不变不坏’。”也就是说,完颜阿骨打之所以立国号为“金?#20445;?#26159;为?#19997;?#21046;以“镔铁”自居的辽,镔铁再硬,终不及金。

??在《草原与帝国:4—10世纪契丹·辽王朝的形成》一书中,马颂仁先生指出:“最近的材料表明,‘辽’这个名字以一种?#35270;?#30340;变形形式进入到?#26194;?#35821;词汇中,遂演变为loqa,其义为‘铁’。此处,用?#21592;?#31034;‘铁’的是‘辽’而不是‘契丹’,关于它的解释或许来自于阿骨打的那条圣谕。”

??马颂仁表示,契丹族是起源于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的一支?#25991;?#37096;族,而老哈河的?#29992;?#26412;意,在?#26194;?#35821;和满语中的意思很可能是“铁水”。在历史上,很多?#25991;?#27665;族都习惯以自己生存的地域或临近的河流来命名本部落的名称。那么,为何老哈?#21491;?#20026;“铁水”呢?是指河水的颜色如铁?还是喻指河流奔腾,若生铁般强横?

??有语言学家为验证契丹族与今达斡尔族之间的承继关系,还特意查找契丹语中指代“铁”的单词,并与达斡尔族指代“铁”的单词相比较,从中寻找彼此间的对应关系。

??金灭铁,银灭金是后人附会

??一说到“辽?#20445;?#21183;必与辽的另一国号“契丹”挂钩。而破解“契丹”本意,则有助于解读“辽”的真实含义。我国著名辽金史专?#39029;?#36848;先生认为,“契丹”一词大概指的是草原或沙漠。

??契丹一名的汉义,过去的说法是“辽以镔铁为号?#20445;?#20197;后演化为辽、金、元三朝国号的?#21592;齲?#21363;金对铁,银对金。似乎三朝互替,一物降一物,是?#26377;?#29579;朝为克制前朝而特意起的国号。这种说法?#27492;?#39034;理成章,但?#22868;?#27425;序?#27426;浴?/span>

??陈述先生表示,如果说蒙元的国号实意为“银?#20445;?#26159;针对金朝国号所起的,那么,蒙元的国号起名?#22868;?#24212;该晚于金。但?#23548;?#19978;,蒙元的名称却早于金。也就是说,辽、金、元三朝“金对铁,银对金”生生相克的说法是后人附会的,是站不住脚的。

??那么,“辽”乃至“契丹”的真实含义究竟为何意呢?陈述先生通过考证与契丹同根的“奚族”及与契丹族血?#23548;?#36817;的“室韦”族名?#39057;?#26469;由,提供了一个极有参考价值的历史信息。在陈述先生看来,契丹和奚族操共同语言,也长期毗邻,过着同样的经济生活。认识了奚、契丹的密切关系,还应当了解契丹、奚、室韦在历史过程中,?#23548;?#19978;是同一族的不同部分。?#31471;?#20070;》中说:“室韦、契丹之类也,其南者为契丹,在北者为室韦。”室韦,蒙语,达斡尔族谓之“森林”。那么“契丹”一词的本意,是否与和森林相对应的草原、沙漠有关呢?

??成吉思汗统一?#26194;?#21508;部?#20445;?#19981;少部落被称为“森林中人”、“草原中人”。契丹族长期生活在草原沙漠区域,过着?#25991;辽?#27963;。“契丹”之意,或许真如陈述先生的推断,是“生活在草原地带的人群”。

??“辽”与辽宁有何历史渊源?

??关于“辽”朝国号的内在含义,冯永谦先生认为是“辽阔、辽远”之意。在辽代,契丹官吏迎接宋使,往往不走直路而循迂曲,目的是向宋使夸耀其疆域广大。那么,今天辽宁的“辽”字又是何意,是否源?#28304;?#36797;之“辽”呢?

??关于辽宁之“辽”的含义,有两种解读,一说为“天辽地宁?#20445;欢?#35828;指“辽河”。若是前者,意义虽宽泛,却与冯永谦先生诠释的“辽”字含义基本一致了;若是后者,同样与大辽之谓神貌暗合。

??因为,学界普遍认为辽朝因辽水得名。犹如金朝以“按出虎水”为其国名,而“按出虎水”的女真语意?#38469;恰?#37329;”。刘浦江先生在《辽朝国号考释》中曾指出,辽水是潢河、土河合流后的名称,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辽河。

??澳大利亚麦克理大学康丹先生表示,契丹语的“辽”单词与?#26194;?#35821;中表“吉祥、有福”的那个单词有关。这个?#26194;?#35821;单词在当时指代一条河,这条河在辽朝如何称呼,人们尚不知晓,但此河最?#24080;?#27719;入西辽河的。指代这条河的单词与“辽”将是同一水系在不同流段的契丹语名和汉语名。

??众所周知,契丹族源于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,而这两条河恰是辽河的上源。两条河水合流形成西辽河,在今昌图入辽后,沿途汇合太子河、浑河?#20154;?#31995;一路南下,最开始由营口入海。后在今盘?#36739;?#20845;间房附近分流,形成一条双台子河由盘?#36739;?#27880;入辽东湾。简言之,一千多年前的契丹人与今天的辽宁人?#38469;嗆取?#36797;河水”长大的。这一方水土赐予了古今辽人同样的身材体貌,也在他们的血脉中注入了相?#39057;?#27668;质基因。

??在今天的辽宁境内,?#20889;?#30340;辽塔?#36797;?#26377;几十个,被专家发现的辽城有上百座。被认定为萧太后家庙的宏伟奉国寺在辽宁义县,辽代的东京陪都在辽宁辽阳,辽代北府宰相萧义的家族墓地在法库叶茂台,埋葬四位大辽皇帝的乾陵、显陵在辽宁北镇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修筑的镇海口长城在辽宁大连……

??有人说,辽代的主要都城(上京、中京)与皇陵(辽祖陵、辽庆陵、辽怀陵)在今内?#26194;?#30340;巴林左旗、巴林右旗与宁城境内,也就是今天的内?#26194;?#36196;峰辖地,这与今天的辽宁有何直接关联?要知道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赤峰归辽宁管辖,过去?#22995;?#20044;达盟。1983年10月10日,经国务?#21495;?#20934;,撤销昭乌达盟建制,设立赤峰?#23567;?#33509;按这一历史源脉评判,萧太后的家庙、大辽国的三座都?#24688;?#19978;百座头下军州、所有的皇陵都曾在辽宁境内。可见,风华绝代的大辽国与今天的辽宁渊源不浅。

??史上?#22868;?#24573;而契丹忽而辽

??在大辽218年的历史上,“大契丹”与“大辽”两个国号是交替使用的。

??公元916年,阿保机建立契丹国?#20445;?#22865;丹仅仅控有塞北地区,故其国号为“大契丹”。938年,后晋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,于是辽太宗为这一新纳入的版图创立一新的国号——大辽。947年,辽灭后晋,辽太宗将晋改为“大辽?#20445;?#25226;大辽这块汉地的国号扩展到中原。但太宗北归后,中原旋即?#23383;鰨?#27492;后大辽国号仍只用于燕云汉地。于此同?#20445;?#22312;长城?#21592;?#30340;契丹本土仍继续采用“大契丹”为国号。辽圣宗?#20445;?#22269;号仍为“大契丹”。但到了辽道宗朝,公元1006年,复改“大契丹”为“大辽”。不过,《辽史》丝毫未记载历次改国号之事,这是?#27973;:奔?#30340;一种现象,在中国史书中是绝无仅有的。清朝学者屡屡指责《辽史》太过疏漏,如钱大昕云:“按辽自太宗建国号大辽;至圣?#35861;?#21644;元年,去辽号,仍称大契丹;道宗咸雍二年,复称大辽。《辽史》中皆没而不书。”冯家昇先生认为,《辽史》的编纂者没有记载历次国号的变更情况,也许是他们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混乱。

??问题是,统治政权定立国号是一个?#27973;?#24196;重、神圣的事件,乃是本身的政治文化标识,宣示新政权的政治合法性。而辽统治者却三番五次地更改国号,意欲何为?#24247;?#26102;的历史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?

??2002年2月,内?#26194;?#33258;治区巴林左旗宝力罕吐乡出土了汉字萧?#25628;?#22675;志铭和契丹大字永宁郡公主墓志铭。《燕京学报》发表了刘凤翥、唐?#19990;?#30340;《辽“萧?#25628;?#22675;志”和“永宁郡公主墓志”考释》。此文考释出契丹大字中的“大中央哈喇契丹国”?#21364;视?#21644;?#39318;欏?#25454;刘凤翥考证,音译的“哈喇”应意译为“辽”。

??1993年7月,内?#26194;?#25991;物考?#28504;?#22312;内?#26194;?#33258;治区阿鲁科尔沁旗的?#24444;?#26408;苏木的朝克图山之阳出土了契丹大字《耶律祺墓志铭》。2005年冬,刘凤翥给内?#26194;?#25991;物考古研究所的塔拉所长写信,建议尽快研究发表契丹大字《耶律祺墓志铭》,塔拉所长同意刘凤翥的意见。于是,由刘凤翥起草了《契丹大字<耶律祺墓志铭>考释》寄给内?#26194;?#32771;?#28504;?#31295;件随即在《内?#26194;?#25991;物考古》2006年第1期发表。

??契丹大字《耶律祺墓志铭》的志盖和志文,均以四个契丹字开始。其中,第一个字与第四个字已被解读,是“大”与“国”之意,对这两字的解读在契丹文字学界已达?#26194;?#35782;。?#28304;?#25512;理,夹在“大”与“国”之间的两个契丹字只能是国号名。辽代的国号只有“契丹”和“辽”两个称谓,而契丹大字中的“契丹”一词已经被破译,不是《耶律祺墓志铭》开头的四字中间的两个字。那就是说,这两个神秘的契丹字的意思舍“辽”莫属,“辽”的契丹读音是哈喇,哈喇契丹就是“辽·契丹”之意。

??刘凤翥先生还发现,在使用契丹大字的?#27573;?#20869;,辽代实?#23567;?#36797;·契丹国”或“契丹·辽国”的双国号制。在汉字文献称国号为“契丹”的时期,在契丹文字中则称国号为“契丹·辽国?#20445;?#21452;国号中的“契丹”置于“辽”之前;在汉字文?#23383;?#31216;国号为“辽”的时期,在契丹文字中则称国号为“辽·契丹国?#20445;?#21452;国号中的“辽”置于“契丹”之前。《契丹大字<耶律祺墓志铭>考释》首次阐明了辽代的双国号制,通过刘凤翥先生对契丹文字的解读,破译了契丹族建国后采取“一国两号”的政策体系。

??在一个王朝内,采用“南北面官”双轨制,以“本族之制治契丹,以汉制待汉人”。这是大辽王朝在?#22995;?#20307;制上的伟大创举,也是契丹族逐渐融入中原文明后的醒目标志。而“一国两号”的发现,正是这一史实的不朽印证!

分享到:

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

久博国际娱乐网站 重庆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全年公式规律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天津老时时结果 云南时时开奖查询 新时时几点开始 九龙开奖平特两 新时时几点开始 大家乐湖北麻将